开云「中国」Kaiyun·官方网站

开云「中国」Kaiyun·官方网站

kaiyun官方网站|村医李七儿:40载守护村民健康

描述: 村医李七儿:40载守护村民健康  在泸溪县浦市镇马王溪村,有一位个子不高的大娘,肩上斜挎着十字药箱,手上拄着木棍,蹒跚跋涉。...

本文摘要:村医李七儿:40载守护村民健康

  在泸溪县浦市镇马王溪村,有一位个子不高的大娘,肩上斜挎着十字药箱,手上拄着木棍,蹒跚跋涉。

村医李七儿:40载守护村民健康

  在泸溪县浦市镇马王溪村,有一位个子不高的大娘,肩上斜挎着十字药箱,手上拄着木棍,蹒跚跋涉。她是村医李七儿,一名老党员,村民们都亲切地叫她“七姐”。

七姐今年59岁,谱写了一曲悬壶走医40年的响亮赞歌。

  

  泥冒鞋面,汗贴后背,风尘仆仆,第一次见到七姐,要不是她肩上的药箱提示,我还以为她是刚从田间地头耕种归来的农妇。

  “前几天刚落雨,踩下去一脚的泥!”七姐干练地脱下沾满泥巴的解放鞋,跟我们寒暄起来。

  原来,七姐刚从10几里外的旧寨走医回来。两周前,旧寨一名叫杨林的小孩不慎跌落3米多高的田坎,腿部被树桩划了好几道深深浅浅的口子。杨林4岁,父母都在外打工,由65岁的奶奶照看。因家庭贫困,在医院住了一星期后,杨林奶奶拨通了七姐的电话,把孙子带回家保守治疗。

清洗、消毒、上药、包扎、输液,头五天,七姐每天往返30多里的山路前去为杨林治疗,现在小杨林已基本康复,但每隔三天要换一次药。

  “年轻的后生们都出去了,如不去上门走医,偏远寨子的老人、小孩要看个病,得肩扶背驮地走几十里的山路,不忍心哦!”在谈及走医原因时,七姐说得很诚恳。

  马王溪村下辖5个自然寨,方圆几十公里内,还散居着苗族、侗族、土家族等多个少数民族村寨,约有空巢老人、留守儿童3000多人。

七姐说,近些年她走医的对象主要是这些人群。

  2010年5月23日凌晨2点,都歧村78岁的留守老人向书妹哮喘病发作,因缺氧轻度昏迷。

接到求诊电话,七姐简单收拾后,拿起手电,挎上药箱,操起路棍就匆匆往向大娘家赶。马王溪村与都歧村相距16里,山路九转十弯,且一路上坡,七姐连跑带爬花了一个小时。

  赶到时,向大娘呼吸已十分困难,口唇、脸色青紫。

七姐没有慌乱,经过一番认真检查后,她从药箱里拿出药物按量调配,输液抢救。待病情稍微稳定后,七姐又从药箱里拿出银针和火罐,进行针灸和推拿辅助治疗。2个小时后,向大娘呼吸逐渐匀称,脸上也有了血色。

  40年间,七姐应邀出诊近万次,救治病人2万余人次。

特别是七八十年代,由于交通闭塞,经济落后,村民们有个发烧感冒、伤寒头痛的,只要跟七姐招呼一声,她就立马前去送医送药,一年下来,解放鞋要穿坏好几双。

  七姐告诉我们,现在走医没以前频繁了,大部分的村寨都通了公路,村民看病就医方便多了,爱人、孩子、亲戚都劝她不要再走了,但为了偏远的留守老人和孩子,她仍将继续走下去。

  

  “现在村里能报账,我们可以安心地在家门口看病了!”村民石泽双说,以前为了能够报销医药费,一些本来在村里就能看的病,他们不得不跑到镇医院去,花销多了不说,一些患者因路途颠簸、晕车、劳顿,还加重了病情,村民们在家门口接受治疗和报销医疗费的愿望强烈。

  乡亲们的呼声,七姐一直记在心上。

  2008年,泸溪县启动公共卫生服务项目,七姐瞄准了这个机会,在争取村卫生室标准化建设的同时,她个人出资3万元,实施超标准建设,使该村卫生室成为了全县首批实现三室分开的村级卫生室。在此基础上,她积极将合作医疗门诊统筹管理引进村里,实现了村民们在家门口看病、报销的梦想。

  6年来,七姐已为12000余人次办理了医药费报销,共计40余万元,粗略估算,为当地患者节约外出就医所需的生活费、车旅费、陪护费达200万元之多。

  可为此,七姐没少吃苦受累。

马王溪村村支书石泽林说,村里建设卫生室,七姐不但出了钱,还出了不少力、花了不少心思,从水泥砂石建材搬运到室内装修,甚至治疗室的采光、通风的设计她都全程参与。村卫生室实施标准化管理后,七姐不但要为乡亲们看病报账,还为全村1871名村民建立了一份健康档案,详细记载其所患的病症、症状、用药、治疗次数、疗后效果等信息。每年还要为全村203名65岁以上老人进行一次健康体检,为112名儿童进行计划免疫工作,为25位高血压病人进行四次免费测血压检查,为6位重型精神病患者进行跟踪管理。

  因长期超负荷工作,七姐累倒了。

  去年9月,七姐从刘家村回来,走在半道的时候,胃部开始隐隐作痛,回家找来胃药止痛,接连几天也未见好转。在爱人和子女的劝说下,七姐来到了县人民医院检查,诊断为慢性胃炎、十二指肠溃疡,因饮食长期不规律所致,需要住院治疗。

  “七姐的病是大家给累出来的,送药治病,早出晚归,饱一顿、饿一顿的,才落下了这胃病!”说起七姐,邻居大娘一脸的心疼。

  可在县人民医院,七姐只住了三天。

  “她放不下村里这一大摊子!”七姐爱人毛景兴说。回家后,七姐一边给患者治疗,一边给自己输液,有时白天要上门走医,她就晚上回家输液。

  

  在七姐的办公桌里,有一大沓欠条。其中,有的是一片撕下来的香烟盒,有的是一张旧挂历,有的是一张作业本,新旧不一,算起来有6000多元。

  其实,七姐为贫困患者免去的医药费远不止这个数。

村支书石泽林跟我们算了一账,保守估算七姐平均每年为困难家庭送药、赊账1000元,40年下来有4万元,这其中还不包括患有重大疾病的特别贫困患者。

  2011年12月,村民周元国外出务工期间突发脑溢血,因家境困难,住院半年后回村保守治疗。七姐得知情况后,主动上门帮助治疗,每隔几天就前去测血压、输液,并带去调养的中药。

如此,她一直坚持到今天,却从未收取分文报酬。

  村民石长旺系抗美援朝军人,妻子过世,没有子女,患高血压、冠心病等疾病,需常年打针服药,生活很困难。近两年,石大爷病情加重,治疗频繁,用药量加大,七姐为其免去的医药费用就达4000元。

  其实,七姐为石长旺所做的并非免去几千块钱医药费那么简单,石长旺患病20年,七姐义务照顾了20年,直到去年12月,86岁高龄的石长旺去世。

  七姐不仅为在村诊所就医的贫困患者赊账、送药,而且常常为在城镇医院就医的困难村民奔走联系,争取利益。

  去年4月,村民谢开清腹部疼痛难忍,面色苍白,在家人的搀扶下前来就诊。

因村卫生室设备有限,加之患者患有脑膜炎后遗症,有精神病史,综合考虑后,七姐为其联系了县人民医院,并将其困难情况反映给了院方,并争取到了免费治疗。

  凭着崇高的医德、精湛的医术和无悔的坚守,七姐及其卫生室,先后9次被浦市镇及主管部门评为“优秀乡村医生”和“先进村卫生室”。

  “当你喜欢干一件事情的时候,就算吃再多的苦也是幸福的!”谈及40年行医感受,七姐说,看到患者治愈,是她最满足、最幸福的时候,她会继续幸福地干下去。


本文关键词:kaiyun,Kaiyun网站,kaiyun官方网站

本文来源:kaiyun-www.dasu-express.com